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95.第95章?赏你个男人

日期:2019-07-23?|? 作者:本站原创?|? 182 人围观!

95.第95章?赏你个男人

第95节第95章?赏你个男人管华正襟危坐,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是眼中却杀气腾腾,林浩然心中没底,低了头不吭声。 说实话,他当初就是找孙林帮个忙,收拾管华一顿,至于要打到什么程度,需要做到哪一步,他都没有头绪。 后来孙林告诉他,管华这个人基本上是废了,即使勉强能够活过来,也没办法做男人了!当听说管华的裤裆被忠哥狠狠地踹了一脚之后,林浩然只觉得自己的蛋都疼了,那得是多么巨大的创伤啊!只要管华发生了功能性问题,高轻初纵然想跑,也发生不了多大的问题,哈哈哈!那段日子,林浩然整天昂首挺胸的。 至于孙林在背后如何辛苦地抹去线索等等,他是丝毫不知道。 只是后来他去找轻初,被告知去了外地,什么时间回来不清楚,林浩然才有些郁闷。 他通过侧面打听得知,高林山也在派人四初寻找轻初的下落,看这样子,她不是出门而是跟管华一起私奔了。

这个设想让林浩然很是难过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他现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良好青年,身边有大把的女人争抢着朝他身上扑。 即使轻初确实是跟管华在一起,以管华那功能尽失的腰,能满足高轻初吗?依林浩然的观察,别看高轻初整天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可是身下很窄,双腿很紧,真要起来也是能够要人命的。

本以为管华这一去就不会回来了,所以现在看到他意气风发的样子,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粉嫩的女孩儿,林浩然顿觉被打击得不行:这货竟然混好了?管华依然脸色阴沉,见林浩然还是那副不服气的样子,喝道:“跪下!”什么?林浩然一惊,抬起眼睛望着管华:“你要做什么?告诉你管华,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是吗?”管华一阵冷笑:“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老子惹不起的人!”说着冲蓝誉一使眼色,旁边苦着脸不想搅和进来的蓝誉只好飞起一脚,把林浩然踹跪在地上。

膝盖处顿时传来一阵骨头碎裂地疼,林浩然紧紧咬着牙,狠狠地瞪着管华:“你想做什么?”“我问你,轻初在哪里?”管华寒着脸,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意思。 林浩然忍着剧痛:“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少装蒜!老子被你害得躺了一个多月,出来后就没有再见到她了!”管华道:“林浩然,老子告诉你,你可以害我,弄点彩带点血我都可以忍。 可是,如果你对不起我老婆……”说着,管华“啪”一声拍在桌子上:“老子要你知道死字怎么写!”纵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见到管华这副凶相也会哆嗦,何况是社会经验不足的林浩然?顿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她……我也好久没见她了!”骗人?管华危险地眯起眼睛来:“不说是吧?小蓝,给我打!”蓝誉惊得张大眼睛盯着表妹,心想不是吧?老子好歹也是一吧之主,不能给这小子充当打手吧?不能亲手得罪林家吧?不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戚珍却看都不看他,嘟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看来,她并不想救自己。 蓝誉慨叹一声,劈里啪啦一通耳光,闪得林浩然眼冒金星,嘴角血迹斑斑,林家大少爷的高贵气质荡然无存,整个人匍匐在地上,象条笨拙的狗。 见管华还不说停,蓝誉自动的住了手,特么的,连钱都没有,还是省点力气吧!林浩然满口鲜血,咳嗽两声,吐出两颗鲜红的牙齿,恨恨地道:“管华,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吧,我不怕!”“我可说不出来,还是做吧,做到哪里算哪里!”管华面无表情,看了看一脸不情愿的蓝誉,有点无可奈何,这家伙真是好不配合啊!林浩然显然对管华的话有些恐惧,偷偷看了一眼蓝誉,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见到林浩然这样,管华也在心里暗自纳闷,出手狠辣的林家大少爷,此时却象个胆小怕事的老鼠一样,如果下手再狠一点,恐怕就要甩掉风度了吧?蓝誉不动手,管华只好转向香草,谁让他在这里没有势力来的?这要是在老家,光四哥一人就可以把这家伙给收拾惨了。

香草正心疼地看着林浩然,她虽然是个小姐,却也知道分寸,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自然会选择看不见。

只是林浩然本来一个帅气十足的青年,这下被打得风度没了,发型乱了,就象是跌碎了的古董花瓶,看着让人心疼。 “林浩然,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轻初到底在哪里?”管华耐着性子:“你把她怎么样了?说!”“哼,有种就杀了我!”林浩然眼神恐惧,嘴巴却依然很硬,对于他来说,面子比生命更重要:“她在哪里,跟我无关!”跟你无关,可跟老子有关!管华看了香草一眼:“你饿了吧?”香草马上笑道:“是呀,又饿又痒!”“那这位林大少爷就赏给你了!”管华坏笑道:“悠着点用,断了可接不起来!”香草笑嘻嘻地白了他一眼,赶紧将林浩然搀了起来:“林大夫,走吧?你要帮人家治病了呢!”不由分说拉着他去旁边的卧室,不大会儿工夫,里面就传出了香草那婉转高亢的恩哼。 管华微微一笑,对戚珍道:“看,香草比你哥有办法……呃?怎么了?”转过头,发现丫头正在抹眼泪,见管华看向她,哭得更厉害了,抽抽搭搭地象是受了多大委屈。 “哎呀,你怎么回事?”管华赶紧把她搂在怀里:“是没见过打人吗?不会呀,当年你把我打得比这更惨好不好?”戚珍却不回答,哭得更加上气不接下气,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脯,嘴巴都快弯到天上去了,揍得管华莫名其妙:“哎哟我错了!”戚珍停下了刚要落下的拳头:“哪里错了?”“我不知道哇!”管华可怜巴巴地道:“你说吧,你说哪里错就是哪里错!”“管华,看我不砸死你!”戚珍吼了一声,轮起了蓝誉放在茶几上那昂贵的古董茶壶——“停!”情急之下,蓝誉大喊一声:“你们都没错,是我错了!”。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