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周小川“稳、准、活”求解中国经济三道难题

日期:2019-06-07?|? 作者:本站原创?|? 164 人围观!

周小川“稳、准、活”求解中国经济三道难题

3月1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图为记者在会后追访周小川。

记者韦亮摄  人民币汇率会“稳”  2016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下挫4000多个基点,连续第三年贬值。

“中国央行如何稳汇率”无意外地成为当天首问。   对此,周小川不紧不慢“淡定”释疑:从内部看,去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外部花销较猛;从外部看,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导致美元指数上升较猛。 “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波动比较大。 ”  不过,外界对人民币前途存疑更源于担忧中国经济走势。

虽然官方屡次强调人民币汇率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但唱空中国经济、做空人民币之声依然存在。

  周小川对此并不赞同,“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有所下降,导致对人民币汇率的怀疑,这个声音一度是有点过分的。 ”他摆出一系列证据称,去年中国%的GDP增速在全球仍然很高、中国经济增长趋于稳定、经济结构调整不断产生效果等积极因素,将决定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此外,一国外汇储备与其货币汇率关系密切。

近期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减少,一度跌破3万亿美元大关。 中国央行稳汇率的“弹药”还够吗?  “储备的东西就是要留着用,而不是攒着看的。 ”周小川提醒大家无需反应过度,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所以适当有所下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  支持实体经济要“准”  实体经济不振是中国经济遇到的另一问题。 对此,周小川的回应体现出“准”字诀。 谈及货币政策,他指出货币数量要适度,“如果是大水漫灌的话,实际上对经济还是非常有害的,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等问题。

”  但货币政策稳健的同时又要适当中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很多企业要‘三去一降一补’,如果货币太松的话压力就不够。 ”  高杠杆是制约部分中国企业发展的另一“绊脚石”。 有记者问及于此,连答五题的周小川先提出“休息一下”,待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回答话音刚落,他又忍不住开口补充说,全社会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原因是许多非金融企业自身杠杆率过高、加总在一起,“这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很大关系”。

  谈及解决办法,周小川的思路是从企业自身和金融系统两方面着手“精准打击”。

他表示,杠杆率已经过高的企业,一方面自身要进行内部改革;另一方面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多给予支持,而是鼓励直接融资,或进行市场化债转股。

  金融监管措施需“活”  随着金融创新不断产生,各领域资管产品交叉渗透,中国金融监管面临更复杂形势。 目前,中国央行正牵头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制定大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标准。

  理财产品市场出现混乱;监管之间通气不够;部分资产管理产品或理财产品嵌套运行。 周小川细数中国资管市场的隐患,并直指其“要害”,“我们强调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是)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去。

”  “这中间到底有些什么问题?”周小川自问自答,“可能有一些是套利,甚至有一些是违规的行为。 ”他透露,相关监管部门已就资产管理如何定义、涉及哪些范畴、存在何种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但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监管需要“活”起来。

周小川亦强调,这个规范并非一劳永逸,“因为市场是不断变化的,我们会把一些存在的突出问题规范一下。 ”  谈及新兴金融科技,周小川的监管思路也并非一成不变。

他表示,对此既要鼓励发展也要防范风险,“不是说从一开始就去束缚人家的手脚”。

(完)。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