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六十年代的回忆:郝穴太平桥那头金狗老爹的锣声,还有他的盐茶卤鸡蛋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69 人围观!

六十年代,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时,每到夜黑,隔壁左右,对门处户的小伙伴。

不用吆喝,如约地先后来到中医院的北门前。 时而碳居、时而纸烟花、时而抽得罗、时而官兵追强盗,相处甚欢,童年的人生最美妙!“嘡”!“嘡”!“嘡”!几声雄浑而深沉的锣声自太平桥那头袅袅而来,铿锵有力,余音悠长。

居委会通知:“各家各户,小心火烛!灶前灶后,收扫干净”!“嘡”!听,金狗老爹那清脆悦耳、抑扬顿挫、掷地有声、浑厚的男中音,伴着锣的余音,回响在这茫茫黑夜,穿过大街小巷,透过壁缝门窗缝,萦绕到每家每户。

人们自然地来到灶门口,进行一番自查,自行杜绝隐患。

那个年代各家一个缸灶子(用旧水缸改制的灶),条件较好的人家才拥有带烟囱的灶,灶前是个渣子窝(放柴禾的地方)“嘡”“嘡”的锣声,无论清风明月,盛暑炎夜;无论刮风下雨,冰天雪地。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间断,这是他的一份兼职工作。

每晚九点左右始,他要走遍郝穴的每条街道。

金狗老爹是火患的克星,是人民生命财产的第一呵护人、第一守护神;同时也是小镇的报时钟。

凡有孩子在外玩耍的家长,此时都会来到屋外,大叫一声,“喂,还不回家啊,没听到都打锣了唦”。

小伙伴们也还都懂事,一声,天上一颗星,各回各的家,齐哄而散。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