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陕西凤翔:心 结(宁胜利)

日期:2019-06-13?|? 作者:本站原创?|? 90 人围观!

陕西凤翔:心 结(宁胜利)

高考,高考,高考好敏感的字眼。 高考落选的那几年,提到哪个同学大学毕业,提到高考,我失眠,不想吃饭,怕见人,怕和别人交流这种病一直持续了十余年。 85年以很差的高考预选成绩未能进入高考的战场,心口那个痛没有经过的人难以理解,那段时间我彷徨,我迷茫……我沉下去了,我烧了我所有的书,把自己关在房子,迷迷糊糊的过了两三个月,对今后的生活心中一片迷茫,很多时候我晚上点钟跑到野外看星星,想着这些年的书白念了,我应该弥补家里。

走出去,走出去,去南方打工。

去了能找到工作吗?一没有技术二没有力气!闯一闯坚信天无绝人之路!爸妈都不同意我去南方,让我过完年再出去。 我要上班我要上班那怕每月给家里100元我良心也安,不顾父母的反对和在深圳打工的表哥说明。 要去深圳,临行前夜妈哭了,爸也没有吃晚饭蹲门外好久好久。 我出门时妈擦着眼泪硬塞给我一卷钱。 我知道这是妈做零活挣的,我死活不要,妈哭的更伤心,她说,娃啊穷家富路,在外要爱人,吃好,穿暖,睡好能干了就坚持干下去,不行就回家来,人老几辈都这样生活着咱们也不会饿肚子。 我没有出过远门,爸一直把我送上火车,就是不肯下车,要开车了爸又塞给我500元钱就急急走了下去,我在窗户看到爸背对着火车抹眼泪,肩膀在抖动,啊,我的老爸,你是有名的铁汉子,你落泪我是第一次见到,我也已泪流满面。

表哥把我安排到机械厂,我的工作是用板车给车间工人送料,全车间用的铁棒钢块都要经过我送的他们手上,送料是全厂最苦的活一天下来周身酸痛床都不敢挨,我能坚持住吗?唉,那里的不吃苦的,阿杜的歌鼓舞了我:坚持到底!我咬着牙上班,没有过不去的坎,一个月后,身体竟不痛了,干的也麻利了,我利用闲暇时间帮师傅们干,一般的简单活能干了,三个月后公司安排我学习车床,我比同期学徒提前两个月出师了,我的高中所学知识也得到最大化的应用。

我工作了一年,公司就排我和另两同事去云南学习数控车床技术。

数控车床是机械和计算机相结合的设备,对数理化等基础知识要求严,初次接触很难摸到门路,我深入浅出的观察,研究它,同去的同事应基础知识差而淘汰。

我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份量,我晚上学理论,白天跟老师在车间,去了半年时间,我没有休息半天,每天都要学十五六个小时,回厂后我独当一面,不断摸索生产窍门,系统精准的掌握了技术也荣得生产部经理的殊荣。

我通过不断努力取得了成人大学文凭,上海市高级技师。 初往深圳妈塞给我的那卷钱——59元,我一直珍藏着!高考离开我已经三十多年,虽然有痛但是已经成为历史!作者简介宁胜利,65年生,高中,凤翔田家庄,曾任宝鸡日报社特约记者,酷爱文字,愿世界充满爱。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