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应制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1?|? 作者:本站原创?|? 13 人围观!

第一百六十四章 应制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听了陶提学的告诫后,新进学的生员们不由心底有些恻恻然,同时腹诽道,咱们这才刚刚进学,能不能说些好听的。 陶提学板着脸说了一通话,然后这才令书吏们下发励学的儒花红彩旗银,每人二两。

见了这到手的银子,众人脸上都是又有了笑意。 林延潮也是给陶提学,这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的手段点赞。 训诫,打赏之后,就是簪花宴。 林延潮明白这样的宴会,更重要的是一种风光,上下酬对,而不是在乎于你吃什么。 当然院试后的簪花宴,比府试后宴饮,规矩要更多。 生员们都是知书达理,礼仪上更是一点都不能错,特别有意在陶提学面前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印象。 做完一套礼仪回到位子上后,林延潮额上出了一层汗,然后才开始动筷。

众人在陶提学的审视目光下,也不敢大吃大喝,当然这白水煮肉,也不会令人如何有胃口就是。

陶提学看着弟子拘束,没有丝毫离席退场的觉悟,反而道:“即是雅宴,怎么能无雅诗而作?诸位即兴赋诗一首来!”众人都是满头大汗,陶提学还在折磨人,院试才考得诗赋,你这里又来点这一出。

陶提学当下随意点了一人。 那人战战兢兢一阵,当下作了一首诗,诗词说不上多好,但却称得上中正平和,应时应制。 听得林延潮不由大为佩服,要自己这么短时间里作诗,根本别想的,生员之中果真藏龙卧虎。 但是陶提学却很不满意道:“诸位不要拘束,大可放胆直言。 直述其志嘛。 ”陶提学虽是这么说,但众人哪个敢如此,直述其志?女人,田地还是功名?下面一个个人被陶提学点名站起,吟得都是雍容典雅的,吟诵风物的诗词。 陶提学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是说这些士子诗作得不好,相反生员中都是很有文采的,即兴作诗,可是都将自己包裹得紧紧的。

当下陶提学点到林延潮,笑着道:“延潮你经义文章虽写得好,但诗赋却是平平,多给你二十息仔细想想。 ”林延潮道:“回大宗师的话,方才诸位念诗时,弟子已有腹稿了。

不过只有半阙。 ”“好,好,半阙也行。 念来听听。 ”林延潮当下念道:“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陶提学听了点点头道:“此诗算不得上上乘,但难得是能以诗言志。 名留青史,千里封侯,大丈夫当如是也。 ”当下众生员恍然。 终于算是摸到了陶提学的脉。 下面生员也是纷纷作一些书生报国的诗赋,倒是也吟出了几篇佳作。

陶提学然后当场命乐工合之。

众人这边吃着白水煮大肉。

这边雅乐奏起,众生员们和着节拍轻轻在膝上击之。

宴会越到后面,众人越是放开行迹,求学艰苦,家境贫寒,哀人生苦短这等不应制的诗词也是拿了出来。

突这时有一名四十余岁的生员长吟起一首黄庭坚的诗来。

诸将说封侯。 短笛长歌独倚楼。

万事尽随风雨去,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

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 白发簪花不解愁。 听了这诗,在场几名四五十岁生员,一齐是潸然泪下,生起‘白发簪花不解愁’的悲伤。 不少人也是陪着他们拭泪,连陶提学也是伤感了起来,没有说什么,因为这才是真情实感。

一场簪花宴落下帷幕。 林延潮踏着月色离去,他眼下虽年少得志,但上一世也曾在单位蹉跎过好几年,所以还是很能理解这些人,困于棘闱二三十载,好容易得中生员后,却发觉双鬓斑白,韶华已逝的心情。

陶提学说得对,为官须作相,及第早争先。

簪花宴的次日。 林延潮起了早,还有三日才入学,这里要做的事很多。 爷爷与大伯都与衙门告了假必须回洪塘乡的老家一趟。

爷爷与大伯回去作什么?林延潮问了下,二人满脸红光,原来得知自己了中了秀才后,洪山村的族长,老人,托人来信说老家的宗祠准备给自己弄个县学生员的匾额庆贺一下。 这匾额并非是第一块,加上林延潮老爹的,一共两块,洪山村几百号姓林的人里,才气全都聚集在他们家了。

听林高著说过,当年林延潮老爹中秀才时,宗族上下十分高兴。 洪山林氏这一家是分支,还将本宗那边的人请来贺一贺的,但本宗那边的人,连来都不愿意来,笑话说从来没听说过,一个秀才牌匾也值得如此大肆操办的。

林延潮老爹当时听了很生气,告诉族长先不要把自己的牌匾挂上去,待自己中了举人后,再挂举人牌匾,看他们敢不敢笑话。

于是族长听了他的话,哪知隆庆年倭乱之事后,这块做好的牌匾就一直没挂上去。 但眼下父子都中了秀才,咱们洪山林氏,这回不是挂一块匾,而是一起挂两块秀才匾,说出来吓死你,再敢看不起咱们!所以宗祠那边准备大肆操办一下,然后爷爷,大伯,三叔少不得回去风光一下,正是,富贵而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啊!在昔日的叔伯乡亲面前,吹吹牛逼,享受众人敬仰的目光。

该得瑟的时候,就必须得得瑟一下啊!这样风光的事,爷爷,大伯,三叔是一并同去,随便叫了林延潮同去,不过林延潮推说,自己要回书院拜见一下老师,所以就不去了。

爷爷,大伯,三叔也就不坚持,临出门时父子三人还在那商议。 三叔提议,只是打块秀才牌匾,是不是小气了一点,咱们要不要修一个木制的‘秀才’牌坊,让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咱们林家出了个秀才。 大伯立即拒绝掉,说这果断不行啊,木制的‘秀才’牌坊实在太小气了一点,要修牌坊,咱们就不能要木头的那种,要修就要修石头牌坊那种,如此看得才比较有脸面。

林延潮听了,还是觉得满庆幸,若是自己答允和他们一并回去,真的是丢人,丢到老家去了。 (未完待续……)ps:今天没什么灵感,不想乱凑字数的,暂一更吧,明天再恢复两更。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