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乡村猎艳 第97章 淡淡的红

日期:2019-08-11?|? 作者:本站原创?|? 45 人围观!


乡村猎艳 第97章 淡淡的红

孙红梅听了李强这句话,彻底心凉了,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要去,李强,你准备钱吧,我现在就去。

”李强急忙从一个包里拿出一叠钱,说道:“这是两万块钱,你看够不够?”孙红梅把钱又装进包里,说道:“够了,你告诉我那个厂长家住在哪儿?我现在就去。 ”李强急忙说道:“我送你去。

”孙红梅站了起来,换了一件裙子,然后坐到梳妆台那儿仔细地打扮着,描了眉毛,画了眼线,给脸蛋上扑了一点粉,然后给双颊上涂了一点淡淡的红,最后给嘴唇上涂上口红。 孙红梅做完这一切回过头看着李强,说道:“李强,我漂亮吗?”李强连声说道:“漂亮,太漂亮了。

”孙红梅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么漂亮的,让人家糟蹋,你就不心疼?”李强急忙说道:“你咋能这么说呢?说白了,男人和女人就那回事,提起裤子还不是那样,一根毛发都不会少,要是他还是个猛男,你还能多享受一下。

”孙红梅再也忍不住了,顺手抽了李强一个耳光,说道:“我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李强愣了一下,也没敢对孙红梅发火,笑着说道:“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先(先人、长辈)的害,只要你这次出马能把事情办成,你回来再抽我两下。

”孙红梅不再说了,提上装钱的包,说道:“我打你还嫌手困,走吧。

”李强到了门外取了摩托车,打着了火,孙红梅侧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李强骑着摩托车带着孙红梅就走了。 崔厂长的家在县城外边的一个独家独院里,儿子崔建军在县上农机站上班,晚上很少回来,崔厂长的老婆一直有病,脸肿的像发糕,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大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家里就他和老婆两个人。

李强带着孙红梅到了崔厂长家门口,孙红梅下了摩托,示意李强待远点,然后就去敲门,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崔厂长站在门里,孙红梅笑着说道:“崔厂长,你好啊,这么晚还来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崔厂长一看孙红梅他不认识,问道:“你是谁啊?找我啥事?”孙红梅甜甜地笑着说道:“崔厂长,我姓孙,叫孙红梅,你忘了,咱们吃过饭,那时候你叫我有啥事了来找你。

”崔厂长发动起脑细胞想着哪一次和孙红梅吃过饭,就是想不起来,说道:“不好意思,我真忘了。 ”孙红梅依然笑着说道:“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就那次,和好几个人呢,我开始把你叫叔,你不让,让我把你叫哥,你想起来了吗?”其实这些都是孙红梅胡诌的,为了接近崔厂长,给他一个好的印象,不得已临时编了这一段,她想着崔厂长经常在外边吃饭,饭桌上肯定少不了女人,这一下果然奏效了,崔厂长热情地把孙红梅让了进去,那道厚重的大门重新关上了。

远处的李强一直注视着这边,看见孙红梅进去了,高兴地击了一下掌,然后坐在摩托车上静等。 孙红梅跟着崔厂长到了里屋,屋里摆饰特别讲究,一个大客厅里,墙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靠墙边摆着一套沙发,正对面是一台黄河牌大彩电。 崔厂长把孙红梅让到沙发上坐下,重新打量了一下孙红梅,眼睛亮了起来,笑着说道:“孙小姐,你能到我家来,让我家蓬荜生辉啊。 ”孙红梅笑了一下说道:“崔厂长,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不过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崔厂长笑眯眯地说道:“只要我能给孙小姐效劳,那是我的荣幸。

”孙红梅把包里的钱拿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说道:“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崔厂长收下。

”崔厂长一只胖嘟嘟的手按在孙红梅手上,说道:“孙小姐,你还没告诉我,让我帮你什么忙呢?”孙红梅抽出了自己的手,笑着说道:“崔厂长是明白人,我来就是为了家属楼那笔工程。 ”崔厂长为难地说道:“这个嘛,可能不太好办,孙小姐,别人也给我送过钱,我是一分钱都没敢要,这事确实很为难。 ”孙红梅向崔厂长身边靠了靠,说道:“我要是再加上我这个人呢?”崔厂长重新打量了一下孙红梅,眼睛笑成了一条线,说道:“这个嘛,还可以商量,可以商量。 ”孙红梅高兴地说道:“我就知道崔厂长会答应我的,现在,在你家里恐怕不方便吧?要不咱们换个时间,换个地方,你看?”崔厂长高兴地说道:“孙小姐想的真周到,那就这样吧,明天我正好有时间,上午十点,你到我厂门前等我,我借一辆车,咱们去远一点的地方,好好耍两天,你看咋样?”孙红梅站起来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明天上午十点,不见不散。

”崔厂长说道:“不见不散,走,我送你。 ”崔厂长和孙红梅到了院子里,这里没有灯光,崔厂长按捺不住,伸手在孙红梅的屁股上捏了一下。

孙红梅撒娇地说道:“崔厂长,你真坏。 ”崔厂长嘿嘿笑了两声,又搂住了孙红梅,伸出一只肥爪子,摸到了孙红梅的肉球,孙红梅夸张似地叫了两下,表明自己很兴奋,然后脱离了崔厂长的怀抱,到了门口。 崔厂长的心火刚被点起来了,孙红梅就从他怀里小鱼一样溜走了,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 孙红梅到了门口拉开门,给崔厂长来了一个飞吻,就出了大门,消失在夜幕中了。 崔厂长愣了一下,无奈去关了房门,回屋去了,估计今晚上崔厂长要失眠了。

孙红梅到了李强身边,上了摩托车。

李强问道:“红梅,情况咋样?”孙红梅说道:“钱是送出去了,不过他要让我陪他两天,明天十点让我在厂门口等他,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李强忿忿说道:“这个老东西,不过你也别怕,他到了这把年纪,折腾不了几下的,就当为了我,让你受委屈了,我以后会补偿你的。 ”孙红梅哼了一声,说道:“事情成不成我不敢保证,我尽最大努力吧,咱们回。

”李强打开摩托车灯,然后骑着摩托车带着孙红梅向县城方向驶去。 李强和孙红梅回到了屋里,孙红梅脱了裙子,只穿着罩子和裤衩,上了床躺下,打开电视机看着。 李强看着孙红梅的身体,心想着这妙人明天就要去陪崔厂长了,心里那股邪火窜了起来,在柜子里拿出酒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酒,就扑到孙红梅身上。 孙红梅挣扎了几下,不高兴地说道:“李强,你干啥啊?好好的,我要看电视。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