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往事随想(8)——弄堂游戏(一)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92 人围观!

往事随想(8)——弄堂游戏(一)

  盘洋摸摸    “盘洋摸摸”是上海话中一种游戏的俗称。 虽然是上海话,但对于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或许还有些印象,对生于80年代的人来说已经陌生了,9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人大概就根本不知其为何游戏了。

而对于我们“50后”的人来说,那是流行于我们儿时岁月的弄堂游戏,现在回忆起来还记忆犹新,也回味无穷。     我们的童年时代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繁重的课业压力。

放学回家闲来没事,就会邀上几位同学和伙伴,玩各种弄堂游戏。

打弹子,滚铁圈,刮香烟牌子,顶橄榄核等等,“盘洋摸摸”也是其中之一。

    “盘洋摸摸”实际就是“捉迷藏”游戏。

这种游戏是考验人的智慧、体力和胆量。

躲藏的人要躲得隐蔽,最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有的会隐匿在人群里,有的躲在门背后,有的藏在杂什堆里。

躲藏者一旦被发现,他要尽力摆脱面壁人的追赶,以最灵巧的躲避、最快的速度回到面壁的地方,以求得安全。

不管是追赶者或被追赶者,体力好者则往往占有优势。 躲藏的地方有时也是考验大家胆量的地方,特别是在晚上,那些没有灯光,最隐蔽而且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往往是特别脏、特别黑暗的角落,胆子小的人一般是不敢去的。 游戏结束往往也弄得满脸污垢,满身脏兮兮地。     “盘洋摸摸”开始前,大家先进行“剪刀石头布”的猜先游戏,最后的输家则面对墙壁,闭上眼睛,心里数着“一、二、三,……”,而其他的人则要在数到十的时间内藏到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

面壁的那个人要数到十,才能睁开眼睛,然后去捕捉其他的人。 当面壁人发现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并在他身体的任何部位触碰一下,就算面壁人赢了,这一轮游戏也就结束了。 而被触碰的那个人则是下一轮游戏面壁者,去捕捉其他的人。 而被发现的那个人,在还没被面壁人触碰前,则就要想方设进行躲避,尽量避免面壁人的触碰,一旦回到面壁的地方,那时他就安全了,面壁人再触碰也无济于事了。 如果被捉的人全部安全地回到面壁的地方,游戏也算结束,进入到下一轮游戏,面壁的人则继续担任捉人的角色。 游戏结束后,被捉次数最少的就是最后的赢家。

    少年生活是无拘无束的,弄堂游戏虽简单,但也不乏乐趣。

因为“盘洋摸摸”比较适合在晚上进行,一则是夜色浓郁容易躲藏,不易被发现。 二则是在幽暗的弄堂里穿来躲去更富刺激性。

所以,晚上天一黑,往往是“盘洋摸摸”最活跃的时候。 同学、伙伴们纷纷蠢蠢欲动了,一个叫两个,两个唤四人,一帮人玩起了“盘洋摸摸”,有时候同时有几组人在玩。 那时还小,父母管的比较严,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晚上出去的。 可一听到伙伴们的叫喊声,心里总是“痒痒的”,有时只能站在窗口给伙伴们做个鬼脸,嘴歪一下,示意父母不让出来,只能作罢。 只要父母稍不留神,就会悄悄地溜出去了。

一到外面那真是叫心花怒放,什么都忘记了,也顾不得回家后会发生什么了。

当然,回到家遭来的一定是父母的“臭骂”,弄不好会有一顿“竹笋烤肉”的皮肉之苦。

即使是这样,心里却还处在游戏的兴奋之中。 父母的责骂是让我“上心”,不要贪玩了,可我就是“上不了心”,只要父母稍不留意,就会溜出去玩。 “贪玩”大概就是少年时期所特有的天性吧。     旧时的弄堂七弯八拐,四通八达,给“盘洋摸摸”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游戏场所。 在这曲径幽巷里穿来躲去,给“盘洋摸摸”增添了隐蔽性和趣味性。

往往是面壁人刚看到躲藏人的身影,刚想追赶却不知那人影又穿到哪条弄堂里去了。

有些“头子活络”的面壁者往往也会根据弄堂走向,预判刚才看到的那人影会在哪条弄堂出现,他就在这条弄堂口蹲守着,等待着刚才那人影的出现。 而刚才被发现的那个人影正庆幸自己躲避了面壁人的追赶,自鸣得意地朝面壁人守候的那条弄堂穿过时,面壁人就突然闪出,将其逮个正着,那个人也只得束手就擒。 当然,也有“高手”估计面壁人会在哪里守候,就反其道而行之,悄悄地从后面迂回到面壁人守候的地方,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面壁人面前,并在他身上触碰一下,那面壁人在惊愕之余,也只得低头认输。 这大概也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游戏中的阐释吧。     那时候,社会风气好,平时家里有老人在时,前门后门一般都虚掩着。

而且弄堂邻里之间熟相往来,大家都是邻居长辈们看着长大的,各家的客堂间、灶披间自然成了“盘洋摸摸”藏身的好地方。

有的躲在客堂间的角落里,有的躲进了灶披间的柴火堆里,有的蹲在楼梯底下。

在追逐过程中,前门进,后门出,在“隔弄”(石库门房子从前门到后门的过道)里穿来跑去。 这时,阿爷、阿奶常会唠叨:慢点跑,当心摔跤;当然还有爷叔、阿姨们的厌烦声。

不管怎样,小伙伴们在玩的兴头中,是听不进这些关切声或厌烦声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藏得深,跑得快,不被捉牢就好。

    狭窄的“隔弄”,黝黑的角落,七弯八拐的弄堂,虽然给“盘洋摸摸”带来了不少乐趣,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那年代的弄堂,多的是碎石路面或形状不规则的石板路面,只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才逐步改造成柏油路面或水泥路面。 在凹凸不致高低不平的路面上追逐、躲避,滑倒、崴脚、身上碰出“乌青”、头上撞出个“疙瘩”是常有的事,碰得不巧头破血流也偶有发生。

对于崴脚、“乌青”、“疙瘩”都算不了什么,父母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最要命的是在追逐过程中衣服要么与同伴挣扎中被扯坏了,要么在躲避过程中被勾破了。 衣服坏了,在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的年代,这可是件大事。 要是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但要坏父母的钞票,还要紧俏的布票呢。 在物资匮乏,经济拮据的生活状况下发生这样的事,一顿“生活”肯定是逃不了了。

    至于游戏结束后的蓬头垢面、满身污垢是免不了的。 有时候,就掩饰一下“贪玩”的痕迹,以免遭父母的责骂。

那时候还小,根本不懂得怎么掩饰,只知道把脸上的汗擦干,把身上的灰掸掉就可以了,往往是顾此失彼。 也不知道先把手洗干净乐再擦汗,经常是用脏兮兮的手,在脸上胡乱地抓几下,自以为不留痕迹了。

殊不知,更是把脸弄成了“大花脸”,而后故作镇静地回家了。

这种样子经常使得父母哭笑不得,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 骂吧,这副狼狈相挺可怜的。 不骂吧,又怕贪玩儿收不了心。

不过大多数情况是责怪两句而已,以起到警示的作用。

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骂上几句,以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或不快。

而对于我们小孩来说,贪玩是天性,受到父母的责骂总感到一股莫名的委屈。 没办法,受委屈是每个人在童年时代都会经历的,谁让我们是小孩呢。

    嗨,我们的童年就是这样,在游戏中度过美好时光。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