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日期:2019-07-26?|? 作者:本站原创?|? 30 人围观!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一只夜莺,轻轻掠过静谧的夜空,那身影,简捷而朦胧,那啼鸣,简洁而轻灵。

虽然简捷而朦胧,简洁而轻灵,却穿透了人与兽、生与死、枝与根、刀与柄、真与假、流泉与止水、脚趾与手指、有涯与无涯、光明与黑暗、酣睡与梦境、喧哗与沉默、欢乐与痛苦、独夫与人民……穿透了一切有关生命的思考,穿透了释迦摩尼、亚伯拉罕、耶稣、苏格拉底、孔子、庄子及许多伟大哲人的明亮的眼睛和睿智的大脑。 然后,定格在诗人泰戈尔的脑海里,便是般的诗行。

每一行短诗,都是夜莺的身影,每一个玎玲作响的文字,都是夜莺的歌声。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两句诗,是夜莺的翅膀划出的最柔和的弧线,是夜莺的歌喉鸣出的最动人心弦的歌声。

是让人眼睛最悸动的飞翔,让人心灵最震颤的啼鸣。

这莫非是泰戈尔给自己写的墓志铭?这莫非是泰戈尔给所有充满爱心和睿智的人写的墓志铭?为人一生,最简洁的概括,只有两个字:生与死。

乍看,生与死,只是生命过程的两个端点,一个诞生于婴儿呱呱坠地,一个终止于奈何桥头。 但,生,又贯穿一个生命个体从呱呱坠地到跨过奈何桥的全过程。

如何生,怎样死,则关乎着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生如夏花之绚烂,是生命花朵烂漫盛开的极致。

她不是那一低头的娇羞,也不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而是炽热阳光下的向日葵,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是跳着舞奔流的恒河水。

她放纵自己生命的活力,生命之花初绽,就大大方方地张扬开来;生命之花盛开,就恣肆怒放,色彩斑斓;生命之花衰退,就心气平和,一点点收敛。 如此的生,一个生命个体,才是他生命的主宰。

才会使他的生命之花在记忆中永恒,才会使他的生命之树矗立成千古不朽的化石。

死如秋叶之静美,这是死的洒脱和从容。 她不是酷霜降临时失魂落魄的枯萎,不是坠入深渊时魂飞魄散的尖叫,而是秋叶碧绿的面庞一点点皴染的朱红胭脂,是秋叶袅娜的叶片一寸寸降落大地的悠然飘舞。

她收敛自己生命的筋脉,让自己生命的最后阶段从容不迫,姿态恬静安详,色彩阒寂无声。

如此的死,一个生命个体,才是他生命的洒脱。 才会使他死亡的神态像阿里雪峰一般和静,像诗人泰戈尔长髯飘拂的剪影一般和祥;才会使他死亡的姿态像杨柳在荡漾的春风里轻拂一般优柔,像睡佛一般淡然微笑。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