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三百二十八回 以一敌六(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3?|? 作者:本站原创?|? 141 人围观!

第三百二十八回 以一敌六(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虎腰一扭,避开了袭向脖劲处的剑盾,脚下反踏七星莲花步,轻巧的闪过了斩向他脚踝的剑盾,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万氏兄弟脸色一变,手上一加力,两只剑盾在空中一个回转,这回分列左右,袭向天狼的腰间,天狼暴喝一声“来得好”,一个大旋身,后退两步,左腿微屈,右腿重重地向地上一踏,全身红气暴涨,眼珠子也微微泛起红光,双掌分向两侧击去,“*”地两声巨响,两只剑盾被生生地震得飞了回去,万氏兄弟几乎一时控制不住,差点没有脱手而去。

红色的气浪还没有褪去,一阵密不透雨的剑气笼罩了天狼的全身,瞬间就象要把空气都切割成一个个地小快,却是巴三先生飞身上前,他的武功虽然在这几人中不算突出,但一向擅长观察情况,一直到天狼发力震开两面剑盾时,他才觉得机会到来,趁着天狼换气调息的功夫,飞身上前,企图以自己的快剑逼得d天狼无法调息,让其他的同伴有上前联手围攻的机会。 天狼冷笑一声,身上的红气不仅没有消散,反而变得更加浓烈,连眼珠子都变得通红,他不退反击,双手作成爪状,连环攻出,居然速度比这巴三先生的快剑还要快出不少,巴三先生攻出两招的时候,他都直接还出了三爪。

巴三先生心下駭然,他的剑气碰上了天狼浑身的红气,竟然被震得倒退回来,而天狼的那一双通红的爪子,竟然生生和自己的长剑正面硬扛,而自己这灌注了内力的长剑居然被震得把持不住,生生被荡了开来。 巴三先生这一下駭得脸色大变,他的内力并非超强。 靠的是一剑快似一剑的剑招,激荡的剑气与敌人兵刃相交时可以发挥出借力打力的效果,可是人生头一遭被人用肉掌直接拍上剑刃。

居然还能荡得自己无法持剑,剑式一滞。

快剑的优势无法发挥,剩下的就只能任人宰割了,他连忙后退两步,把剑舞得密不透风,护住自己的头脸及胸前要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天狼的眼中红光一闪。

向前两步,左爪探出,又是一声金铁相交之声,红得如同烙铁的天狼爪生生击中巴三先生的剑身。 这把剑本也非凡品,乃是精钢打造的上好快剑,韧度与硬度俱佳,却是被天狼的这一爪击中,整个剑身都变得象烧红了的烙铁似的。 巴三先生只感觉自己的手都象是被烧到。 但他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弃剑,不然接下来天狼的进手一招自己就全无还手之力了,只能鼓起全身内息,集中于右手,希望能把那股沿着自己的右臂传上。 似乎要烧掉自己整个胳膊的灼热内息给逼退。 天狼对巴三先生的这个硬顶的决定似乎也有些意外,眼中的红芒一闪而过,内息又加了一分,这回巴三先生再也支持不住,手中的长剑剑身被熔化成了数截通红的烙铁,落到了地上,而他的人则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倒退着向后,几乎要跌倒。

但巴三先生身经百战,对敌经验非常丰富,即使在这样极其不利的条件下,仍然把手中的断剑飞快地注入内力,向对面的天狼掷出,而自己则在地上一个滚翻,虽然难看之极,但也躲过了袭向自己上身的那阵可怕的红气。

莫问天的钢叉带着巨大的风声,再次袭向了天狼,刚才的四方围攻,他由于用的是纯外攻,受的创伤反而是最小,刚才在擂台边一调息,马上又恢复了神力,这回他学精了些,没有用上全力,而是向着天狼的腰间分快地连刺三下,闪出六七个叉影,不求一下刺倒天狼,只希望能为同伴的围攻创造出机会。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右手一抄,正好接住了刚才巴三先生掷向自己的断剑,转手一掷,以甩手箭的手法直接扔向了莫问天,“啪”地一声,正好击中了莫问天的左臂,饶是他皮粗肉厚,又有护体的硬气功,这一下仍然深深地嵌进了他的皮肉之中,痛得这长白夜叉呲牙咧嘴,拖着钢叉倒退而下。 司徒芷的软鞭紧跟而至,这回她看出来了,天狼的护身气劲非常可怕,别说自己刚才的毒刺,就是利刀锐剑也难伤其分毫,能把护体气功练到这种境界的,只有练成了顶级武功的绝顶高手,这样的高手,她只见过冷天行和陆炳二人,今天在这个天狼身上再次见到。

但事已至此,总不能认输下台,五个龙组高手打不过一个天狼,以后在锦衣卫也很难混下去了,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轮番舍命攻击,期待能消耗或者是震散他的护体真气,为别人的攻击创造机会。 司徒芷的左手拿出了一只闪着蓝芒的淬毒银勾,右手的皮鞭带起阵阵气浪,全身上下泛着青色气劲,而一张本来娇美的脸蛋也变得满是青气,连眼睛都开始泛着绿光,着实可怖,左剑右鞭,伴随着她的声声娇叱,攻势如绵绵不绝的滔滔大浪,滚滚而来。 天狼暴吼一声:“来得好!”寻常人碰到这种凌厉的攻势,无论如何也是先退让再想办法反击,而天狼直接迎着银勾与蛟皮鞭而上,血红的双爪一晃,右手居然一下子从漫天的钩影中抓住了那淡蓝色的银勾,而左手也生生在空中接住了鞭身,司徒芷这招凌厉的攻势,居然就这么被生生中止。

天狼的眼珠子一下子又变得血红,正待运气再次焚掉司徒芷手中的两样兵器,却感觉身后劲风袭来,却是那万家兄弟双双攻到,他的反应极快,右手一扭,“叭”地一声,把那银勾生生从中折断,左手带起长鞭,司徒芷的花容失色,想要弃鞭,却被一股邪恶的寒气生生地吸住,哪还撒得了手。

天狼大吼一声,把司徒芷当成肉盾,直接抛向身后,眼看万家兄弟的两只剑盾,离司徒芷的身体已经不到半尺。

说时迟,那时快,天狼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左侧有一道极强的剑气袭来,他的心中微微一动,这是今天在这台上第一次感觉到有能破自己护身天狼劲的凛冽剑气,来者武功远在这几名龙组高手之上,而那手持的兵器更非凡品,不是自己这双肉掌能轻松应付的。 天狼的左手内劲一泄,一下松开了司徒芷手中的皮鞭,只听“呯”地一声,司徒芷生生地从两只剑盾的中间飞了过去,只要迟了片刻,这会儿就已经身首异处了,而万家兄弟也被司徒芷的娇躯砸到,三个人摔在了一起。 可是天狼这会儿没功夫去看这三个人,面前的剑光大盛,却是那位名叫凤舞的女子所发,只一瞬间,她的剑就刺出了八剑,用的分明是峨眉绝学紫青剑法。

天狼的心中一动,尽管这凤舞的剑在外人看来已经快如闪电,连出了多少剑都无法看清,但在天狼眼里,还是可以清楚地看清来势,甚至可以看到他这八剑分刺自己的哪八个穴位,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就是这道理。

但天狼毕竟是一双肉掌,凤舞手中的剑他这回看清楚了,是一柄长约二尺半,非金非玉的古朴短剑,剑身上多的是符文般的咒语与上古文字,而剑身所散发的冷冷寒光更是预示了这是一把神品,光靠自己的肉掌,无法生接,现在能做的,就只是用上乘的轻功与步法,闪开这夺命的快剑。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