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水蛭破血汤治疗硬化性胆管炎、髂股动脉炎

日期:2019-06-30?|? 作者:本站原创?|? 200 人围观!

	水蛭破血汤治疗硬化性胆管炎、髂股动脉炎

1 方药分析  炙10~50g,穿山甲10~30g,土鳖虫6~8g,苏木、刘寄奴、、泽兰、三棱、莪术各20~30g。

硬化性胆管炎,加皂角刺10~30g,威灵仙20~60g;髂股动脉炎,加川牛膝20~30g,制20~40g;慢性湿疹,加蚕砂15~30g,或10~15g;囊肿性痤疮,加10~30g,或10~15g。

  瘀血,中医又称恶血、留血、宿血、著血、血积。

瘀血为患,既可使胆管、脉管硬化狭窄,又能致皮肤慢性湿疹,或囊肿性痤疮。 方取为君,功擅破血逐瘀;伍穿山甲、土鳖虫通利血脉,迳入病所;得苏木、刘寄奴、、泽兰、三棱、莪术意在加大破血力度。 瘀久则坚,咸能软坚,方中的水蛭、穿山甲、土鳖虫和苏木,其味皆咸,用之即遵此旨。

破血峻剂,往往损阴耗精,阴精不足者补之以味,、穿山甲、土鳖虫均系血肉有情之品,破中寓补。 刘寄奴破血通经,培土和中,攻中有守,从而避免了破瘀伤正之流弊,更好地发挥该方除恶血、破坚积的疗效。

血瘀实证,或虚实夹杂证,用之合拍。 2 临床应用 硬化性胆管炎  例1.刘某,女,34岁,1998年8月13日诊。 右上腹隐痛、黄疸近1个月。 3周前因右上腹剧痛、黄疸住合肥某医院(去年5月在该院行胆囊切除术),用普光(奎喏酮类)、强的松等抗菌消炎治疗1周,痛减。

出院时重度黄疸,右上腹隐痛而胀,微痒。 B超示胆管粗细厚薄不均,胆总管直径~。

刻诊:目肤重度黄染,右上腹(有纵形手术疤痕),按之有隐胀感,舌淡苔薄白,脉弦涩。 系血瘀胆管,宜逐瘀利胆。

炙水蛭、穿山甲各20g,土鳖虫6g,其余药物各20g,5剂。 第6d复诊病情无什进退。

原方中的、三棱、莪术各30g,加皂角刺30g,威灵仙50g,20剂。

药后肤色如常,目黄退而未尽。 再进第2次方14剂,无所苦。   按:此为继发性硬化性胆管炎,又称继发性胆管狭窄。

胆管以通降为顺,胆汁为气血所化。 气滞血瘀,胆失通降,瘀久可使胆管管壁增厚,管腔缩小,呈不规则硬索样变,其内经可2mm,出现不通则痛、则胀、则黄、则痒等症状。

益皂角刺、威灵仙者,增强该方消肿、散结、软化、扩张胆管之力也。

胆管通利,诸症自除。

 髂股动脉炎  例2.徐某,女,23岁,1998年4月7日初诊。

左足麻、痛、趾黑,于1998年1月22日住合肥某医院行血管造影示左髂股动脉炎伴狭窄。 经注射液、低分子右旋糖酐静脉滴注,培达片口服15d,其痛略减。 刻诊:患足持续性疼痛,间歇性跛行(慢走约2min时小腿酸痛难忍),拇趾及第4趾末端紫黑,触之痛著,有凉感,足背动脉、胫后动脉、月 国动脉搏动消失,股动脉沉细欲绝。 舌淡苔薄白,寸口脉弦。 血瘀脉痹,治当破血通脉。 炙水蛭、川牛膝各30g,穿山甲15g,土鳖虫6g,其余药各20g,10剂。 4月17日二诊:其痛未减,夜间和下午明显。

4月17日方加制附子20g,10剂。

4月27日三诊,仍然疼痛。

二诊方中的、分别增至50g和30g,土鳖虫8g,连  按:心主血脉,血行脉中。

肝藏血,主筋,爪为筋之余。

血和脉通,血瘀脉泣,肢节受损,爪枯不荣。

重用川牛膝者,除使该方的破血逐瘀之效提高外,尚能引诸药下行于患肢。

气血者,喜温而恶寒,寒则血凝,凝则脉塞。

入大剂量之者,性专散阴寒而通血脉也。

瘀血得以逐除,脉络得以渐通,则病向愈。  慢性湿疹  例3.刘某,女,13岁,1999年3月27日初诊。 全身斑疹瘙痒3年余。

先服扑尔敏,后以养血祛风、润肤止痒的中药汤剂内服,效果不显。 刻诊:丘疹、红斑泛发全身,其色紫黯。 痒不可耐,肌肤干燥,抓痕累累。

舌淡苔薄白,脉弦劲。 瘀血在肤,当破血润肤。

炙、穿山甲各10g,土鳖虫6g,其余药各20g,7剂。 二诊:病情依旧,纳谷不香,原方加蚕砂10g,10剂。 三诊:皮损略减,第2次方10剂。

4月17日复诊:躯干部皮损显少,头面四肢皮损稍退,自诉饮食正常,小便微黄。

初诊方加10g,7剂。 药后每隔10d就诊1次,中药每日1剂(4月17日方),直至6月3日,皮肤康复。   按:血主濡之,肤司开合,肤失血濡,开合失职,则为丘疹、红斑、瘙痒、粗糙。

予本方加味,先加蚕砂者,因纳逊用之和中散瘀也,次入者,因尿黄用之利尿祛瘀也,瘀血除而新血生,使根本渐充,肤得滋养,皮损告瘥。  囊肿性痤疮  例4.丁某,男,16岁,1988年4月7日初诊。

颜面痤疮2年余。 用过葡萄糖酸锌片及粉刺净等药少效。

刻诊:面腻多脂,额部红疹散起,鼻端及两侧有质软、压痛、色红略紫的囊肿3个,大如×、×(右侧),×(左侧),左侧者为2个小的囊肿融合物。

自述有时溢脓或微痒,挤之有白色物溢出。 大便4~5日一行。

舌淡苔薄白,脉弦。

瘀血积聚,法当逐瘀消积。 炙、虎杖各15g,穿山甲12g,土鳖虫6g,其余药各15g,7剂。 嘱少吃肥甘之品。 4月14日二诊:旧的皮损未减,新的丘疹又起。

初诊方除穿山甲、土鳖虫分量未变外,余药均加至20g,10剂。 三诊:丘疹稍少,囊肿略小,大便2~3日一行。

4月14日方,10剂,大便日行。

尔后每隔10d复诊1次,每日中药(4月14日方,10g)1剂,至6月15日,红疹近失,鼻端及其右侧的囊肿消退,左侧者小至×。

再予初诊方10剂,竟收全功。

  按:阳明经脉上注于面,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

气滞血瘀,经脉阻隔,则为面部囊肿、丘疹。

入者,一则协同本方破坚散结,一则通腑泻浊,瘀从下解。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