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师德师风典型事迹宣传之五:“我只是做了教师的本职工作”——专访2016年“李世雄奖”获得者屈磊

日期:2019-07-18?|? 作者:本站原创?|? 9 人围观!

师德师风典型事迹宣传之五:“我只是做了教师的本职工作”——专访2016年“李世雄奖”获得者屈磊

“我只是做了教师的本职工作”——专访2016年“李世雄奖”获得者屈磊我所做的都是我感兴趣的事从图像处理研究到计算机视觉,再到生物图像乃至人工智能,屈磊在介绍科研过程时眼睛里放着光。 “我做的都是我认为比较有趣的事,”他说,“我对图像领域有很浓厚的兴趣,虽然一开始着手时有很多理论,但是成果真正呈现在面前时,成就感很强。 ”科研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其间困难常伴。 机器在某些方面并不像人一样聪明,在做图像研究时,一些东西人能够很轻易识别出来,但机器却不能。

屈磊笑言:“这也是科研发展必经的过程,的确会碰到问题,但只要方法得当,态度端正,肯花时间,总会有结果,哪怕与你预期相悖,但个中经验也是极为宝贵。 科研本身就是探索。

”李世雄老师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学士、硕士、博士,屈磊的青春在安大扎根。

从本科一路读到博士,再到回校任教,屈磊笑称自己就是一个“土安大人”。

在这里他遇见了给他带来巨大影响的良师益友,这也是他选择一直留在安大的重要原因。

虽在安大学习数载,但屈磊并未见过李世雄老师。 读研时期在重点实验室,遇到来自各个院系的老师和学生,才对李老师有所耳闻。

虽未曾有一面之缘,但屈磊与李世雄老师“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重奉献、轻名利”的精神却在无形间联结在了一起,这个纽带,就是现任李世雄奖教金理事会理事长韦穗。

“韦老师是对我的影响最大、让我最敬佩的一个老师。

”他说,“在龙河校区重点实验室,我的办公室离韦老师的很近,哪怕是周六周日、过年过节,只要不出差,她办公室的小铁门就都是开着的。

”屈磊现在每周的研究生组会韦穗老师也常来进行指点。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屈磊认为,上课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教师的精神面貌,对待学习、科研的态度、待人之道也会潜移默化传递给学生。 “李世雄老师‘爱教育、爱科学、爱学生、重奉献、轻名利’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 在我当了老师以后,时常会想起韦穗老师等一些优秀教师教我的情景,想起她们对待教学和科研的态度,然后不断反思自己,不断看齐。 ”屈磊说。

我只是做了教师的本职工作正如兴趣带给他在科研和教学方面强大的动力,屈磊也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

他在低年级本科生、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过程中有不同的侧重点,但目标都是为了提高兴趣,使学生学好这门课。

他常以学生感兴趣的事物入手。

在一次导论课上,他拿学生最爱的电子设备——手机为例,将手机各部件通过视频分解展示,将各门课程中的理论与手机中不同功能模块联系起来,让学生直观地意识到学习相关课程的实际意义。

“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不能说自己是最好的老师,但我一定要帮学生找到最好的老师。

”他说。 屈磊在教学中还尤为重视帮助学生构建完整的知识体系。 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各门课之间有很强的关联,但因排课时间不同,很多学生往往将知识点孤立,不知串联。 屈磊会特地将知识点之间的关系详细罗列,助学生扎实基础。

为使学生更好地明确学习目标,他提出信号方向学习的“三好学生”:数学好、英语好、编程好,既简单易懂又加深了学生对专业学习重点任务的印象。 在得知获得了李世雄奖后,屈磊坦言有些“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我只是做了教师的本职工作。 ”他说,作为青年教师,他更愿将此次获奖看作激励和鞭策,在今后更要以李世雄老师的精神为标杆,严谨治学。

(学生记者赵悦妤)。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