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婚情甜蜜蜜》第一章 机场

日期:2019-07-13?|? 作者:本站原创?|? 76 人围观!

《婚情甜蜜蜜》第一章 机场

虽是初秋,海城接连的四五天的连绵大雨,把整个海城都笼罩在水雾朦胧中,空气格外的潮湿冰冷。

从机舱门一出来,江妤就感觉到了来自空气里的寒意。 她穿着雪纺裸色大V领衬衫,和被洗得发白的浅蓝色牛仔裤,这样的穿着在这个季节的海城着实是单薄了些。 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病重住院,大概江妤此生都不愿意再踏足海城这片土地吧……回国前,江妤给哥哥江淮打了电话,没过多久江淮联系江妤,他委婉的向江妤转达了白靳东想要去机场接江妤的意思,江妤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既然不是对白靳东旧情难舍,他现在又是自己孪生妹妹的未婚夫,两个人就必须保持必要的距离。 取了行李,江妤一手推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一手拿着手机……正在用约车软件叫车。 “肉丸子,你给我站住!”吵杂的机场大厅内,一个带着稚气的暴怒嗓音,极具穿透力。

江妤还未抬头,只觉有什么物体直愣愣撞在了自己腿上,那力道撞的江妤手机一滑摔在地上,要不是扶着行李箱,怕是江妤也会跟着摔倒。

江妤定睛,那个撞到她的“不明物体”竟然是个小肉球,那小不点儿已经抱住了江妤的腿,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望着江妤似是求救。

“你再给我跑!”闻声,小不点儿紧张兮兮看着追着他而来的黄发少年,下意识把江妤抱得更紧,仰头用那双湿漉漉的干净瞳仁看着江妤。 “给我过来!”那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白净纤瘦的黄发少年动手拉扯小不点儿,想要把小不点儿和江妤分开。 江妤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可就是和那个小不点儿四目相对那一瞬间……看着小不点大大眼眸里积聚的眼泪,她动了恻隐之心,多管闲事伸手扣住了黄发少年拉扯小不点儿的手……于是机场内,小不点儿死死抱着江妤的腿,黄发少年一边拉扯小不点儿,一边骂骂咧咧和江妤撕扯……动静太大,三个人就一道被请到了机场警务室。

来到警务室江妤才知道,原来对面儿那个黄发少年,是这个小不点儿的哥哥,小不点儿要独自一人去加拿大找自己的父亲,黄发少年是来阻止弟弟胡闹的,虽然小不点儿拒不承认黄发少年是他的哥哥,可他们几乎如同粘贴复制的五官,和小不点儿通红的小耳朵,已经足够让人猜测出真相。 江妤内心有些无力,她看着手中被摔坏的手机,又看了眼腕表。 她四点半下了飞机,原本打算六点半赶到医院。 八点钟江妤和好友宋窈约在兰苑路的一家餐厅见面,可是现在已经七点钟了,她还没有能离开机场。

看着表,她多少有些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

警务室内,民警双手把护照还给了江妤,含笑道:“情况我们已经核实过了,的确是如您所说,但是还是需要您暂时留在这里配合一下,等两个孩子的家长过来。 ”江妤礼貌的接过护照,点头……放进包里。 “肉丸子,你要是不想挨揍,最好趁舅舅来之前给我过来!”少年再一次厉声道。 “喊什么!喊什么?!”民警瞥了眼少年,表情严厉。

过分漂亮且气质淡然礼貌的江妤,和这个流里流气,全身都是名牌的富二代对比起来,民警本能的偏见,让他对江妤和少年的态度泾渭分明。

听到“舅舅”两个字,小不点儿软软的身体颤了颤把江妤拽的更紧……“还真跑到机场来了……”似笑非笑的声音由远及近。

闻声,江妤侧头朝着声源处看去。 明亮灯光下,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在机场派出所所长的陪同下而来,举止间带着几分风流不羁的味道,五官样貌格引人注目。

“傅叔叔……”黄发少年唤了一声,着急的追问,“我舅舅没来?!”小不点儿一看到傅宗,下意识松开了紧拽着江妤衣裳的小手……“在外面接一个重要电话。 ”傅宗话是对着少年说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江妤,过分放肆……傅宗觉得江妤和一个人很像……很像很像,那一瞬间他几乎都要认错了,但细看之下……却分明又不那么像了。

疑惑之后,傅宗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声音里带着对女性惯有的轻佻问江妤:“我们……是不是应该认识?!”“傅先生和这位小姐认识?!”派出所所长问了一句。 江妤不喜欢傅宗肆无忌惮打量自己的眼神,像是在打量一件商品,她更不喜欢他过分轻佻的语气……不等傅宗再开口,她已经站起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和陪着派出所所长而来的民警说了一句:“既然孩子的家长来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江妤的声音和她的名字一样,很清亮……带着几分让人觉得舒服的温暖很好听,即便此刻江妤的语气并不算是客气。

傅宗眸子半眯起,看着那个身影清瘦欣长的姑娘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一直凑在江妤身边的肉丸子伸手要抓江妤的拉杆箱,一副理所当然要和江妤一起走的架势,却不料小肉手还没碰到江妤的行李箱,整只便被那个黄发少年拎小鸡似的一把拽了过去。

“你真的想要舅舅生气吗?!”小不点儿被拎在半空中,听到“舅舅”两个字略有胆怯不敢顶嘴,小短胳膊短腿儿挣扎着,眼看着江妤越走越远小不点儿湿漉漉的眼睛立刻聚积雨云,泪眼汪汪的。 ……从机场一出来,天已经黑透了,江妤只觉寒意更甚。 海城今天的雨格狂放,导致了来接人的车格外多出租车也格外多,雨水敲击机场外高大顶棚的声音巨大,几乎要湮灭机场外的人声鼎沸。 江妤裹紧了披肩,拉着行李箱顺着路边向前走了很远,选择了一个偏僻的位置站定,她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尝试着把已经黑屏的手机打开……。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