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相隔万里从未如此亲近

日期:2019-06-30?|? 作者:本站原创?|? 58 人围观!

相隔万里从未如此亲近

  亲情成为最远的水  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时,我人在纽约。

高中毕业后,我就出国留学了。

同为大学老师的父母毫不犹豫地为我选择了这条路,他们认为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出路。 现在,我成了一名牙科医生,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付出的代价是,我几乎没有了再跟父母团聚的日子。

  坐在归程的飞机上,我突然很伤感。 我看到机窗里反射的,是自己早生的华发。 18岁离开家,一晃二十年过去,我不再年轻,母亲也已经衰老。

十五个小时的空中航行,我一刻也没闭眼,二十年的岁月在脑海里翻腾,我从来没有如此想念与害怕,想念去世时我没有在身边的父亲,害怕母亲这一次也不给我机会。   突然间觉得,算得上功成名就的我,对父母而言不就是一个符号吗?我毕业、工作、结婚乃至生子,他们都没能亲眼看见。 一切都在电话里,以过去式的形态,向他们告知。

好消息,放大了说给他们听;坏消息,等到自己不痛了才肯让他们知道。 关山重重,亲情成为最远的水。

难道这就是父母送我出国的意义?  下了飞机,我直接打车去医院。 已是深夜,当看到病床上苍老的母亲时,我几乎认为自己走错了病房。 可是,床头卡的名字,还有那依稀可辨的面容明确地告诉我,这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也会老吗?  在我的记忆里,她好像永远都言语幽默,永远都喜欢漂亮的衣衫,永远都愿意搂着我的肩膀比个儿。 那么多年不在身边,我不能看着她慢慢变老,只能在这样的时刻,让一夕忽老的她出现在我面前,眼睁睁地目睹岁月的残酷!  母亲是因脑出血入院的,她一直很害怕手术,直到我回来的第二天,她才同意手术。 我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回头看她,她的脸上充满了坦然与信任,仿佛她的儿子回来了,一切就安全了一样。 等在手术室外的时间并不好过,同意书上那些可能发生的危险反复在我脑海里出现,挥之不去。   谢天谢地,手术很成功。

接下来的日子,我觉得尽管我与母亲是骨肉至亲,却总有一种陌生与疏离感。

我们的话题在简单的吃了、要不要翻身以及国内外的生活习惯等非常表面的内容之外,再没有更私密和亲近的话说。

不是不想说,是我们找不到要说的情绪和话题。

  二十年不在一起,情虽亲,心却很难接近。   我想照顾她大小便,她说难为情;我喂她吃饭,她觉得不太习惯;我扶她下地走走,但明显不如阿姨做得让她感到舒适……看着她与阿姨有说有笑,我的心底有一种悲凉。 我和她,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呀。

看着病房里别人的儿女与母亲亲密无间的样子,我感到很孤单。

更多推荐>>>。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