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六十年代的回忆:郝穴曾有家煤炭场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07 人围观!

郝穴煤炭场,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隶属于国营郝穴五金石油煤炭公司,合同制企业,多劳多得。

煤炭场有一名负责人,一名出纳,一名业务员,一名保管。 他们是五金公司的正式职工,负责经营煤炭场。

生产则是由合同工人,根据计划,按时按量完成任务。

当初的小镇居民,家家都有一个缸灶子,带烟囱的灶少之又少。 每到做饭时刻,小镇便狼烟四起,甚是壮观。 烧柴禾极不安全,容易引起火灾。

为了改变人们用灶烧火的历史沿习;为了改善人们日常起居的生活环境;为了顺应历史快速发展的迫切需要;郝穴煤炭场应运而生。

煤炭场座落在黄隔场西头,吴家大院西面,三间木架子平房,座北向南。 左首为办公室,右首为工人休息及工具存放处,中间为通道,两合大木门。 大门进去是个近千平米的大院子,右边有一排东西向的库房,大约十多间。

库房中部的门前有口水井,青石圆口座。

两个两米左右高、极其筒易的八木架竖在井口两侧。 两架之间有一碗口粗的杉木圆棒,圆棒可以转动,起着轱辘的作用。

一根粗绳搭在圆棒中间,绳子的一头系着水桶,另一头绑着一块十多斤的石头。

水桶放下去后,用手轻轻一抖绳,木桶一歪就吸满了水,再用力一把一把扯上来,另一头的石头起着加力的作用。 时间一长,圆棒中间都磨出了一道明显的圆槽。

提水时间长了,那还是蛮吃力的。

有些懂事的小孩,时常会去帮着家长干活,或提水,或收煤砖。 看似小小的年纪,已深知母亲的辛苦,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个时候的小孩子懂事比现在早!井旁有六口大水缸,水缸是用来发泥巴的。 生产由一帮四十左右的大妈承担,她们大多是五金石油煤炭公司的职工家属。

这些大妈吃苦耐劳,任劳任冤。

煤炭加工成煤砖,工艺並不复杂,但劳动强度挺大,没有一付好身板,那还真的胜任不了。

盛夏,骄阳似火。 这帮大妈赶在日出之前,进场过煤。 所谓过煤,就是用小箩筐一担一担,把煤挑到场子中间围成圈。 那时没有机械,纯手工操作。 泥巴取自郊外,一定要黏性好的黄干泥巴。

泥巴挑回后,放入大水缸加水泡上。 泥巴要发泡、发松、发软,发成泥浆状。 煤炭围好圈后,兑上稀泥浆,用锄头搭均匀。 有时为了抢速度,直接就用脚糅合起来了。 煤炭糅至半干半湿状,手捏成坨即可。

随即用小木盆装上合好的煤炭,来到场子上,拿出煤砖模子做起来。

煤砖模子是黄铜铸造,比肥皂盒稍大一点,内底部有三条筋,一竖二横呈格子状。 用这种模子做出来的煤砖,便于用手拨成小块。

大妈们的手脚好辽赶(敏捷),左手拿模子往盆里一挖,右手用块小竹片一刮,随手往地上一塔,一块煤砖就制作完成。 一般做完几块煤砖后,模子要在身边装有水的小木桶里涮一下,以兔煤炭粑模子。

工作程序一般是上午九、十点之前,一定要把煤砖塔完,然后回家生火做饭。

到下午三、四点钟,煤炭基本已干,便开始收煤砖。

那时无板车,只能用小箩筐一担一担收入库房,码放整齐。

大热天,穿着薄衣,肩上会磨起厚厚的茧。

这就是那个时代,我们父母辈的艰辛生活。 生活如此劳累,他们依然笑以面对,乐观奋进,他们是生活的强者。 寒冬,是煤炭工最难熬的日子。

她们要抢日头,早晚观天象,凭经验估计第二天的气象状况。 赶上大日头,那定会抢时间,抓紧干,保增产。 冬天合煤特困难,无奈之下也会用脚来糅。 冬天不同于热天,赤着脚特冷,稍不留神,脚板还会划个口子,那也是避免不了的事。 这些大妈,常年光着手与煤泥打交道,双手都变得很粗糙,这是她们职业生涯留下的痕迹。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