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颠覆三观的经历,自认中国第一

日期:2019-06-22?|? 作者:本站原创?|? 155 人围观!

颠覆三观的经历,自认中国第一

  西安的朋友,大家下午好!当提笔写贴的时候,我内心是非常复杂的,也深刻体验爱之深、恨之切。

我现在是愤怒、绝望和痛苦!尽管这样,我还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我只需要她真诚的道歉,大家好聚好散。

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全盘陈述,她和她的女儿都会无法见人,我不忍心伤害到她女儿。

小朋友是无辜的。 同时,也会掀开西安司法系统一些权色交易腐败现象行为。

我很累,很痛苦,但我不允许自己的尊严遭到践踏。

我只需要对方一个真诚的道歉,如果限期没有得到回复,我将一五一十把全部内容公开。

  我和她在今年的2月7日通过MarryU平台认识的,我在佛山,她在西安。 是一个公务员。

看到她个性签名后,觉得她优雅得体,知书达理的女生,所以主动和她交往,我们发展的还是很顺利,聊得也挺好。 也知道自己对她动心了。

2月14日情人节她希望我过去大家见面,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前行,送了第一份礼物给她。 2月23日,我第一次去西安找她。 去了回民街,晚上她带我去音乐餐吧喝酒聊天,那天晚上我们发生了第一次。 我内心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彼此发生了关系我认为我要对她负责,我认为我是正式成为情侣关系。 接下来我们继续深入交往,也开始谈到了婚姻,谈到了未来的规划。 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有欢乐,也有争吵。 但我发觉在这段感情中我已深陷其中。 我越来越喜欢她和认定她。 但在交往过程当中,我也慢慢发现了一些端倪,她经常向我索取礼物和要微信红包,单5月份我发给她的微信红包超过5000元,而且也不会顾及我的经济能力,有一次她看到一件价格3万多Burberry的外套,她要我买我的确无力承担所以直说,后来就买了一个Burberry的包送给她。

我们认识这3个多月,我先后送了十几份礼物给她。

从几百到上万都有,但她从来没有送过一份礼物我。

最近她要参加英语培训,学费2万多她希望我能马上帮她报名,但因为经济周转问题,我说要8月份帮她报名,因为这事她也直接表现不悦和生气。 关于礼物,不是我强调的重点,我认为,男女交往适当的礼物惊喜,很正常,无论我去西安还是她来佛山,所有的费用都是我承担。 我也在能力范围内都尽量满足她。

  最让我觉得困惑和怀疑的是,她手机从来不让我看,我眼神哪怕无意中扫到手机她戒备心都非常高。

直到5月20日这次过去,我看到她手机里面的微信对话,简直让我颠覆了三观,同时和七八个男生保持暧昧关系,我3月24日从西安回广州,她26日就主动约一个男的在威斯汀酒店开房(可以调监控),并且为了获得晋升,和她上司发生了性关系。

  看完之后当时我内心彻底崩溃了,我也决定了和她分手,当时,我还傻傻的建议和她过最后一个520。 那天也送了3份礼物给她。

就权当我犯贱吧。 520那天我回广州那天,她跟我保证她会改,想继续和我在一起。 当时的我心软,并且我真的很爱她。

所以,我原谅她了。 5月24日,我最后一次过西安,我希望她对我坦白,但又一次失望,我坚决说我们彻底分手,但她哭着说这次真心悔改,也认定我了。

我再一次心软原谅了她。

后来回来之后,她发一条长长的信息说和我分手。

此时的我,彻底愤怒了,你一次又一次践踏我对她的爱和尊严。

我表示可以分手但我会把所有手上的资料公开,让她名誉扫地。 她这次不知道是真心悔改还是害怕我手中掌握的资料,她再次恳求我原谅她,给她机会改。 或许当局者迷,我再一次原谅她。

就在前天,她和我说她在菩萨面前发誓我们结婚前不能再发生性行为。 我一开始有点不理解但最后我还是接受。 随后,她又说结婚前她要禁欲,结婚前我们不能有身体的接触。 昨晚,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 我愤怒了,我们也吵架了,最后我意气用事说了我们分手并公开她的所有秘密。

并在当晚喝了酒,酒后也把我们的亲密视频发给她。 随后凌晨4点她去派出所报警说我恐吓威胁她。

这就是事情原由。

  直到此时此刻,我哪怕深度绝望,我心里都还有她,  也担心影响到她女儿的成长。 我相信,如果我把那些微信截图全部发至论坛,一定会挑起一连串东西。 对她和她女儿也是沉重的打击。

我今天有询问过举报流程,但我到现在我依然于心不忍。

  她现在把我微信和电话全部拉黑,我委托律师致电她也不接听。 我不想把事情做绝,只怪我爱错人。 但我希望我的人格不要再收到践踏,我只要对方真诚的跟我道歉和兑现她自己所说的话。   上述每字每句都千真万确,我愿负相关责任。   如果,在我容忍的期限内,对方不主动联系我,我将把所有资料对外公布。

    。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