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1038章 不安的心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5?|? 作者:本站原创?|? 120 人围观!

第1038章 不安的心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陈鱼跃他们在客厅里泡上了茶水,喝茶的时候苏和伟就一直都频繁的看向窗外,陈鱼跃很快就明白了他心里想的什么。 “周队这也太不靠谱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

”陈鱼跃说着拿起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一问。

”苏和伟点点头,他现在就想要知道周呈宣和苏晴有没有来,万一苏晴说不来,那他可就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周呈宣接电话的速度很快,而且他接起电话就马上知道陈鱼跃想要说什么,根本不等陈鱼跃问,就直接回应道:“我才刚说服苏晴,她对苏书记今天突然带着爱人过来的事情接受起来并不容易,你们别着急,我们马上就快到了。

”“行,那你帮我转告苏晴,告诉他这些都是她早晚都需要面对的。

”陈鱼跃淡淡道:“你们来到差不多就能开饭了。 ”周呈宣笑了笑:“说实在的,你们这场合我不适合留下吃饭吧?不行的话我把苏晴送过去之后就先走。

”“那你就问问苏晴答应吗。

”陈鱼跃道:“现在她肯定希望能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人,不信的话你问她。 ”周呈宣苦笑道:“我也知道她的想法,只是我现在对这事儿确实是挺头疼的,你们属于家宴。 ”“那你也没有苏晴更觉得尴尬。 ”陈鱼跃道:“你是她领导,多少都能给他一定的精神支持,你可别临阵退缩。

”“唉,这事儿我越想越觉得我不应该参与,真不知道你和苏书记究竟是怎么想的,干嘛非要拉上我。 ”周呈宣摇摇头:“罢了,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尴尬就尴尬吧,我会尽量活跃气氛的。

”陈鱼跃微微一笑:“对,这才是你作为苏晴的领导应该做的事情,我们等你们,路上开车注意安全,不着急。

”苏和伟等陈鱼跃打完电话才终于放心了:“苏晴他们已经来了?”“在路上呢。

”陈鱼跃道:“老苏,你今天这事情搞得有点突然袭击的意思,一会儿苏晴若是不太接受的话,我希望你也能理解她。

”苏和伟点点头:“来之前我和我爱人就已经想好了,我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苏晴不接受的话……我们可以完全理解,这一点你放心。

”“我是怕许阿姨面子上过不去,毕竟现在我们谁都不能确定苏晴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陈鱼跃看了看厨房:“我把苏晴最好的朋友都叫来了,她们在场一定会给苏晴更多的安抚,希望她的情绪不会过于激动吧。 ”“我相信她。 ”苏和伟道:“毕竟是做警察,心理素质必须过硬,这点我对苏晴有信心。

”但愿吧,陈鱼跃心道,这可不是什么心理素质的问题,这种情感上的事情是最难控制的,反正他心里是一点底儿都没有啊。 “没关系,你们不用跟着担心。

“苏和伟道:“不管是任何结果我都能接受,如果苏晴的情绪真的不好,那就麻烦你们帮忙多安抚她一下吧。 ”“这个你可以完全放心。

”陈鱼跃点点头道:“包在我身上了。 ”……天海市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内,刘京满脸都是消沉的神色,他不敢相信黑鸦竟然被李唯全给击毙了。 黑鸦这一死,任濡是真的挺难过的,毕竟他们俩号称黑白双煞,多少都有那么一点真兄弟的情分在里面。 小义拍了拍任濡的肩膀:“行了,你也别难过了,黑鸦这种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的结局,这是我们都明白的。

”“你想说什么呢,黑鸦是哪种人啊?”任濡皱了皱眉头:“人都已经死了,你这个时候说这些有意思吗?”“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黑鸦做的事情。

”小义愣了一下:“他这个人跟我们兄弟之间还是挺讲义气的,这点我可不否认。

”“那就别在这时候说风凉话,他已经死了,就不要再说他了。 ”任濡摆摆手:“这事儿就算过去了……真没想到李唯全那混蛋竟然那么狠,直接就敢开枪。

”小义哼了一声:“现在李唯全的日子也不好过,听说省里都直接来人调查了,黑鸦这次惹出的动静可真不小啊。 ”任濡又不耐烦了:“这事儿明明就是李唯全惹出来的,和黑鸦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李唯全,他最多就是蹲进去,我们想想办法就能把他给弄出来……”“你真以为天海市是你说了算吗?”刘京终于开口了:“别太自以为是了,这事儿根本就没人能扛得住!”“刘京,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黑鸦去犇羴鱻是为了谁啊?”任濡道:“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他至于去那边找那麻烦吗!扛不住?你若是早知道扛不住,那就不应该继续追究那破事儿,若不是因为一个女人,黑鸦就不会死了。 ”“都怪我行了吧?”刘京烦躁道:“可是我有没有提醒他别乱来?虽然他去了,是他自己非要乱来!现在出事儿了能怪谁?还是怪他自己啊!你在我这里发什么牢骚呢,有功夫不如想一想怎么给黑鸭报仇!”小义闻言赶紧道:“李唯全可是天海市的重要领导,姑且不说他现在还在里面没有放出来,就算是放出来了也轮不到我们去处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京咬牙切齿道:“谁说要找李唯全了?这件事情李唯全并不是主要原因,虽然是他开枪击毙了黑鸦,但是引发让这件事情的却是犇羴鱻的那些人,我要让那些混蛋付出代价。 ”“你整天让这个付出代价让那个付出代价,现在连自己兄弟都付出代价了。

”任濡不屑道:“犇羴鱻都关门停业了,人都找不到了,你还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京大少爷,现在我们的情况跟热锅上的蚂蚁没什么区别,你就别想着找麻烦了。 ”刘京烦躁不安的深呼一口气:“那我就忍了?”“你不忍还能怎么办?”任濡反问:“现在谁敢冒头谁就是死路一条。

”“任濡说的对,枪打出头鸟。

”小义也劝说:“京少,最近这段时间你就消停消停吧,不是兄弟们不帮忙,而是现在的事态的确是太紧张了。 ”刘京不爽的点点头:“好,很好,那你们就去当你们的缩头乌龟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不需要你们了。 ”任濡心情原本就不好,听到刘京这样说,干脆扭头就离开了病房,他懒得再劝了,刘京若是找死就让他自己去找死!跟他没任何关系!小义也无奈的拍了拍刘京的肩膀:“你好好养伤,我去劝劝任濡,先走了!”他走可不是为了劝任濡,而是不想继续和刘京保持太过亲密的关系,这种时候没有人想要被牵连。


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j2111.com文学_当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